服务热线:0551-65331310

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姚崇全:中国人要有自主创新精神,要敢为国家和民族承担重要责任

文字:[大][中][小] 2018-7-23  浏览次数:455

         7月22日,第四届“一带一路”园区建设国际合作峰会暨第十五届中国企业发展论坛营商环境峰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会议以“促进营商环境优化,助推企业园区共赢”为主题,旨在共同探讨中国营商环境发展新模式,促进企业与园区多赢发展。本次峰会由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组织委员会、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秘书处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CABC)作为指导单位。中国企业联合会领导、两院院士、中央及省级国有企业领导等800余人出席会议。

 

(合肥皖化电机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姚崇全)

 

       我觉得中国人要有自主创新的精神,要敢为国家和民族承担重要责任,要有不断的进取精神,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才不会受制于人。最近中美贸易纠纷,中兴通讯就是个受害者。因为它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美国不提供芯片,中兴通讯就无法生产。这是美国人卡中国人的脖子。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要受欺负。
  我在这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一个民营公司是如何打破国外火力发电设备——炉水泵的垄断地位的。我是一个工匠,今年快80岁了,我仍然和全体员工拼搏在一线,为国家社会发展助微薄之力。炉水泵很难制造,因为泵和电机是一体,泵和电机内充满水,压力为20兆帕到40兆帕,泵内水温达到350摄氏度以上,电机内温度不能超过60摄氏度。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机械密封能把它封住。制造难度可想而知。早期只有德国、英国的企业有炉水泵自主知识产权,连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都是买他们的技术。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有两家大型国有企业引进了德国的技术,由于消化吸收不够,得不到市场认可,导致国外炉水泵产品垄断中国市场的状况。
  进口产品价格高,质量不稳定,交货不及时,服务不到位。为了改变被人制约的局面,我公司决定研发制造炉水循环泵。刚开始很困难,因为必须解决零部件国产化的问题。外国人卖给中国的一台炉水泵轴承就需要36万,炉水泵电机中的三根引线卖给中国人要10万。如果我们不解决配件国产化的问题,我们仍然受制于人。例如,用引线把6000伏、10000伏的电源引入电机腔内,而电机腔内充满高压水。因此要求引线既要有很高的强度,也要有很好的绝缘性。金属材料强度好,但它是导体;塑料材料绝缘性能好,但强度不够。所以我们把它作为一个攻关项目,早期跟各个大学,包括上海很多单位合作研发,最终无果。最后我们下定决心自己去研发创新。刚开始,我们也试验了近百次,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研发人员很气馁。我鼓励大家说:“早年农业杀虫剂是666粉,就是做了666次试验后成功了,所以才取名叫666粉。我们才试验不过一百次,必须继续往前走。”最终我们取得了成功。而且在这方面我们比外国做的更好,目前我们试验做到温度在80摄氏度、70兆帕,经过几个月试验下来效果良好。
  为了打破国外垄断,我们从检修改造开始,针对国外产品存在的问题进行研发和创新。改造后的炉水泵比原进口产品的性能、使用寿命都有大幅度的提高。目前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70%左右,而且走出了国门。我们取之于电厂,要服务于电厂。我们自己出资成立了全国炉水泵配品备件储备中心,解决了各大发电厂的备品备件占用资金的问题。因为有了自己的核心技术,我们比国外厂商做得更好。我们的国外竞争对手从2008年起连续三年要收购我们公司。我觉得,一个中国人应该有家国情怀,要有民族气节,我们就是不卖。这是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为什么卖给国外?
  2005年我们进入炉水泵的设计制造,一炮打响,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有知识产权设计制造炉水泵的国家。我们设计制造了目前国内功率最大的炉水泵——上海漕泾电厂两台百万机组用1100千瓦炉水泵。我们设计制造的国内压力参数最高的36.6兆帕、10000伏炉水泵使用在重庆万州港电厂的两台百万机组上。最可贵的,也是中国人的骄傲,我们生产设计制造的大大小小的炉水泵,没有一台在一个大修周期内出现质量问题(一个大修周期是六年)。进口产品可不是这样的,最快一个多小时就出问题。在内蒙土佑电厂,还有浙江嘉华电厂就是一个多小时出现问题,有些设备在168小时试运行中就出现质量问题。这样一比我们产品质量肯定比国外好。
  2017年元月5日,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在北京为我们的产品组织了一次鉴定会,鉴定委员会成员由中国各大发电公司、锅炉厂、电力设计院、院士和大学教授组成。鉴定意见为:“该产品性能优良、安全可靠性超过国外同类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可以替代进口。总体性能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美国通用公司知道我们的产品比国外做得好,现在要求我们做它的合格供应商。我想随着“一带一路”的发展,中国国产炉水泵一定会进入国际市场。
  创新是无止境的。2017年我们开始研发一款新产品,该产品牵制了中国的能源发展,也是一种重要的战略物资设备。目前全球只有一家公司能生产,进口价格为5000万一台,而且很多附加条件制约着中国。我们现在通过研发创新,有些环节已经进入了试制或者试运行阶段,在我们全体员工共同努力下,我们将会向全国人民交一个满意的答卷。